ITPub博客

首页 > IT职业 > IT职场 > 蚂蚁金服研究员玉伯:10万阿里人日常使用的网红工具是怎么炼成的?

蚂蚁金服研究员玉伯:10万阿里人日常使用的网红工具是怎么炼成的?

原创 IT职场 作者:支付宝技术团队 时间:2020-01-08 09:24:04 0 删除 编辑

“我这电脑买来一年了,到现在都没安装 Office 工具包(Word、Excel、PowerPoint)。”现在,支付宝研究员王保平(花名:玉伯)的所有工作,都可以在一款名为语雀的工具上完成。

语雀是支付宝技术团队内部孵化的一款“专业的云端知识库”,可在线完成笔记、文档、周报等知识的创作与协同。王保平是创始人之一,第一批使用语雀的,是阿里内部的前端技术团队和产品设计团队。

支付宝研究员王保平(花名:玉伯)

别看语雀早已是10万阿里人日常使用的“网红”工具,但王保平带领的语雀团队一路走来并不顺利,还遭遇过阿里工程师们的集体抗议。

然而,语雀以工程师为起点,一路风雨但一路坚定,努力朝着成为“新一代 Office”的愿景而奋斗。今年,语雀从阿里跨出来,开始直面阿里以外的“枪林弹雨”。

被阿里工程师“威胁”的语雀

“最初语雀只投入了0.5个人,是展新用业余时间做的文档工具。”王保平回忆,直到2016年,团队通过“策马扬鞭”机制鼓励创新,语雀才胜出并“转正”,团队才认真思考起这个产品的“未来”。

市面上不乏有类似的企业知识管理与协同软件,提及最多的要数 Confluence 和 Wiki,能够帮助团队成员之间进行文档沉淀和共享协同。但王保平认为,这些文档工具并不适合阿里的环境。

在阿里“拥抱变化”的大环境下,组织结构的调整是家常便饭,但 Confluence 知识库的目录结构很难随着组织灵动变化,存储在 Confluence 上的知识很容易形成孤岛,也很容易僵化。Wiki 的问题也很严重,在阿里经济体,支付宝、淘宝、菜鸟、阿里云等BU经常会自己独立搭建团队的 Wiki 系统,这使得各种知识无法互通,系统的可维护性也是一个很大问题。

与其不断寻找适合阿里人的知识管理工具,不如尝试自己研发。语雀正后不到三个月,语雀2.0在阿里内部正式上线,并迅速传开,还有工程师发帖专门给语雀做产品评测。

于是,他们悄悄在语雀上动了“手脚”。

“玉伯看内网,工程师都‘炸’了。”王保平被钉钉的信息“轰炸”而醒,静坐在床上刷着这些“示 威”的帖子。他早有预料,是他下达的命令,“去掉 Markdown 编辑器,改成类似于 Office Word 的富文本编辑器”。

“还我 Markdown!”

“把 Markdown 给我加回来!”

“不加回来,我就去工位找你!”

“阿里工程师爱上语雀的 11个理由”第一条

Markdown是一种纯文本格式的标记语言,可以让工程师像写代码一样写文档,深受工程师喜爱。

这样“威胁”的贴子每天都在更新。

他怎会不知工程师的习惯,“我们喜欢用写代码的方式写文档,但这不适合其他人。”王保平执意让语雀普及非工程师群体,几个星期都不理会那些言论,只是新增了一条 Markdown 的特殊通道,专属阿里工程师。

阮一峰的语雀 blog

“拥抱变化”的语雀

“玉伯啊,为什么语雀只能在阿里用,考虑放它出来吧。”这已是王保平收到第三封类似的信息,这些曾经的阿里人,辗转了三四个人才要到他的联系方式。

当时,语雀已成为阿里内部文档工具的第一名,服务了超过 90% 以上内部业务,“这只是起点,外部用户才是语雀的星辰大海。”王保平决心让语雀再次做出改变,不料遇上了人事变动,绝大部分同学被派往新战场,支援钉钉。

盛夏,团队调整前最后的相聚,在阿里巴巴附近的烧烤摊。几个30多岁的大男人刚坐下,还欢声笑语,招呼“上肉上酒”,到最后只剩下铁签敲击烤炉声和酒杯碰了又碰。

团队调整前最后一次相聚

王保平不得不重新招兵买马,“我自己是做编辑器出身,那段时间,基本把国内顶级的编辑器人才求了个遍。”

2018年,语雀在阿里内部跌跌撞撞。神奇的是,不断有相信语雀未来的同学加入语雀,团队逐步恢复了元气。阿里讲究“天晴时修屋顶”,对语雀来说,则是下大雨时,重建组织与地基,艰难但幸运地活了下来。

语雀正式发布当晚

2019年的4月,语雀正式对外开放,王保平在后台看着客户量的曲线上升,很欣喜看到很快有几千家企业入驻,不止于阿里生态圈的公司,还有北京、深圳、广州的科技创业公司,以及学校、博物馆、公益等组织也与语雀搭上了线。

当然,也有迟迟不敢按下“确认键”的企业。

“你们对外说的那些安全是真的吗?” 王保平收到一家公司的钉钉信息,深知他们的顾虑所在。语雀官网上显示:通过 ISO 安全认证体系、拥有公安部三级等级保护、依托支付宝底层安全能力,同时利用金融级数据安全,对所有用户数据进行双重数据加密。

王保平一边敲字回复对方,“我们把支付宝的安全技术都用在了语雀上,对我们来说,在语雀上写的文档,就如同在支付宝上存的钱一样,得确保安全可靠”,一边安排同事,“我们出个差,去给客户演示下我们的安全能力。”

订票、出差申请在路上完成,工程师一下高铁就钻进预定的出租车,三个小时左右赶到了客户公司。业务员傻了眼,才在钉钉上沟通的人,怎么一下就出现了。

“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。”语雀工程师让客户的IT人员编写了一段 SQL 查询语句,接着,程序员“黑”进系统,把查询到的数据结果展示出来,客户又一次傻眼,出现的是双重加密的满屏幕乱码,语雀工程师也看不了客户数据。

语雀表格上线单元格及行列保护功能

“你把钱放在支付宝放心吗?如果放心,那文档放在语雀就不用担心了。” 阿里巴巴旗下的半导体有限公司平头哥在成立之初,像芯片设计这样的机密文档就建立在语雀上。

王保平把安全作为语雀的底线,即便恶意之人拿到数据也无法解密,哪怕是语雀开发者,也无法看到内容。“这也是语雀选择在支付宝进行开发的原因。”

热心的用户有无止境的需求

语雀对外开放后,第一个付费的企业客户是成都的一家旅游公司,这是语雀团队完全没料到的。接到订单,他们就赶紧联系上了客户,很欣喜语雀居然能帮助到完全不同行业的客户。

每两周拜访几家客户的习惯延续至今,有的还不止去一次,每次对方都准备好几页的问题和诉求。

会议记录显示,王保平团队探讨过杭州云谷学校提出的问题。有次拜访拿回的诉求,是希望给 PPT 增加在线预览功能。很快语雀团队就实现了这个功能,而且不光给 PPT 文件,还给 Word、Sketch 等各种文件类型都增加了预览功能。“设计一个功能很容易,但要想到这样的细节需求点,一定要深度走进用户。”

同样是学校,河北枣强县的一所学校想做的是“无界限分享”。老师们上传了自己从一到六年级的教材、课件、试卷等资料,在语雀上建立了“一年级语文”、“二年级数学”等等知识库。新教师自由阅读,老教师在线修改,老师们不再需要拷贝硬盘传递,也不用担心办公局域网内的网盘系统无法做更新了。

“我们想做的是知识的传承,并且不止于自己学校。”王保平收到了该小学一个老师发来的夙愿,希望通过语雀,山村学校的孩子们也能看到即时更新的课件,无差别地学习新知识。

“对知识普惠的追求,是语雀与其他工具的不同之处。”王保平还透露,语雀最新的扶持计划就是面向公办教育机构和非盈利公益组织,均可申请免费使用语雀。

每到周五,语雀团队的例会又要开了,值班长列举用户痛点问题,集体讨论解决方案,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至今。除了拜访带回的用户痛点,王保平还粗略算了算,在语雀线上反馈区,内外网加起来,还有3000多个用户反馈尚未解决。

王保平也知道,语雀用户的反馈没法一下子解决,将3000个消灭成1000个就是一种胜利,“我们害怕的是用户不来反馈,有反馈就是极好的事情,不来反馈才是大问题。”

12月8日是支付宝15岁生日,这一天语雀在西溪湿地艺术中心召开了第一届语雀知识大会,也是语雀团队第一次与全国各地赶来的用户站在了一起。“自从用了语雀后,除了做 PPT,就很少打开 Office 了。”这是在阿里内部正在发生的趋势,也是数字化转型浪潮里正在改变的趋势。


来自 “ ITPUB博客 ” ,链接:/69904796/viewspace-2672373/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
全部评论

注册时间:2019-01-21

  • 博文量
    111
  • 访问量
    69042